首页新闻中心厦门文化教育正文

傲然天际 厦门云顶岩摩崖石刻笑看六百年风云

  位于云顶岩寺旁的“天际”摩崖石刻。

  台海网9月17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莲花造型衬底,四周勾勒出方框状,红色的“天际”二字刻于框内,加之外框顶部挂状造型,俨然一幡旗,“幡旗”左侧则是题刻之人留下的二十七个字。这一方摩崖石刻已经刻于云顶岩寺旁六百余年之久。

  近日,有热心市民登山来此,既惊叹于此方摩崖石刻作为厦门岛内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纪年石刻,所体现的重要历史价值,又非常好奇这方石刻有何文化内涵,遂将线索提供给本报。为此,记者专门找到几位研究摩崖石刻的文史研究者,为广大读者解读这方石刻背后的故事。

  1381年两官员登云顶岩

  记在摩崖石刻上

  前日上午,记者来到云顶岩寺找到这方石刻,石刻上写道:洪武十四年五月望日,嘉禾巡检济宁赵後(俊),邑文学晋安赵宗道同登。(注:原文没有标点,俊为存疑字)在2001年出版的《厦门摩崖石刻》一书中收录了该方摩崖石刻。记者发现,书中录入石刻文本中的人名为赵後。而在2002年出版的《凝固的岁月:厦门文物保护单位概览》一书中,却称石刻文本中的人名为赵俊。记者将拍摄的石刻原图发给本市知名书法家叶先生辨认,他表示,争议的字为“后”的繁体字。

  至于是“後”还是“俊”,致力于摩崖石刻保护的本地文史研究者何杰说,目前大多数人认为是“俊”字。他猜测,是因为后来在给字描红时多出来哪一笔不好说,“毕竟石刻已经有超600年的历史了,可能在后来维护时出现偏差。”

  本地摩崖石刻研究者胡捷告诉记者,嘉禾是当时厦门的称谓,巡检是官职,类似边防武警官员,济宁地属山东;而邑文学则是同安教谕,类似如今的教育局长,晋安古时属福州地界,二人在1381年农历五月十五同登云顶岩。这段文字简单介绍了题刻之人的背景以及登高的事件。

  石刻中的官职

  折射厦门城市地位

  在胡捷看来,这方石刻最重要的信息点在“嘉禾巡检”四字。胡捷说,明初,同安县在厦门岛北部设立“石湖巡检司”,又称“嘉禾巡检司”。直到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巡视福建海防,就把石湖巡检司迁移到厦门岛南部的塔头,称“塔头巡检司”。因此在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二月建成中左所(嘉禾所)城之前,嘉禾巡检司是明代厦门岛出现的第一个地方政府派出机构,一度是厦门岛的行政和军事中心。

  厦门市政协特约文史研究员卢志明说,这块石刻是1381年题刻的,而厦门建城于1394年,这块石刻比厦门建城还要早13年。“题刻中的‘嘉禾巡检’类似如今的边防部门,说明厦门在建城之前,就已经设置边防部门。”卢志明说,这也体现了厦门作为边防要地的重要性。

  胡捷说,明初东南沿海实行海禁,明太祖朱元璋派遣江夏侯周德兴巡视东南沿海,谋划在福建沿海设置“卫所”的军镇,因此厦门岛的重要性凸显。后来,明朝将厦门岛原有的“嘉禾巡检司”管理级别提升至所城规模,“厦门城”由此正式出现于历史舞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