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厦门各区报道正文

鼓浪屿曾有四百多口水井 检验水质原来是这个标准

  黄氏小宗旁的水井。

  ▲早期鼓浪屿内厝澳的“吊乌杆”。(陈亚元 供图)

  位于鼓浪屿体育场旁的四闶井。

  ▲鼓浪屿上部分家庭还在使用的水井。

  ▲早期在鼓浪屿井边洗衣服的妇女。(陈亚元 供图)

  台海网6月30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在鼓浪屿上,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她在这座小岛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历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她就像一个动力源泉,为小岛提供足够的“乳汁”,支持着岛上居民的生存和繁衍。也因为有她,这座小岛才有了绵延下去的人文气息。她就是如今还有居民在使用着的水井。

  今年已经92岁的厦门文史专家范寿春认为,鼓浪屿申遗成功,水井“功不可没”。在他看来,水井是鼓浪屿赖以生存的命脉。如今水井的功能已经弱化,但她作为岛上独特的符号,反而需要关注。为此,今年他还特意写信给报社,希望通过厦门日报的报道,呼吁政府和社会关注和保护鼓浪屿水井。

  水井不仅关乎岛上居民的生活,更承载着许多老鼓浪屿人的记忆。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几位老鼓浪屿人,希望通过他们的回忆,带我们穿过时空,再次领略鼓浪屿水井的魅力。

  数量

  五十年前有四百多口井

  居民常备打水“四件套”

  如今,走在鼓浪屿的街巷上,如果您不仔细观察,似乎很难发现水井的位置。然而,早年的鼓浪屿,水井几乎遍布岛上的各个角落,不管是外国领事馆、洋行、华侨别墅还是普通民居,人们在巷口路旁皆可见到水井。

  据资料记载,1970年,有关部门对厦门民用水井做过普查和统计。数据显示,全厦门共有2824口水井,其中鼓浪屿就有416口。“厦门本岛面积是鼓浪屿面积的八十多倍,然而水井数量却不到鼓浪屿的十倍。”老鼓浪屿人李世伟说,这足以说明琴岛的水井之多。范寿春说,小时候在鼓浪屿生活,去过许多洋楼大厝,不少人家里都有好几口水井,“鼓浪屿水井的密度在全国可谓首屈一指”。

  尽管如今岛上的居民都用上了自来水,但有些家庭每天还会从自家的老井里打水来用,或做饭,或浇花,或洗涤,似乎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习惯。

  在老鼓浪屿人黄庆良家,一口已有超百年历史的老井,依然在为他家提供甘甜的井水。“我家的井水在鼓浪屿很出名,你尝尝,可甜了。”黄庆良笑着对记者说。提到水井,黄庆良补充道,以前,鼓浪屿几乎家家都有水井,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喝井水。

  事实上,如果把时间拉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可能会给我们提供更真实生动的场景。彼时,自来水还未在岛上普及,多数人依然靠井水生活。于是,这样一个画面便出现了:天刚蒙蒙亮,早起的男人便挑起水桶,去体育场旁的大道公井挑水,这口公用井是鼓浪屿有名的四闶井(“闶”音“康”,意为建筑物中空阔的地方)——拥有四个口的井,此时已有人在打水,四口井打水各不干扰,几人同时上下水桶,哗啦啦水声一片,满是生活的气息。

  说到挑水,必须得提鼓浪屿居民家中常备的“四件套”:扁担、水桶、吊桶和水缸。据李世伟介绍,当时的水桶有铁桶也有木桶,吊桶也有铁制和木制的,甚至还有居民把旧篮球割掉一半,当成吊桶使用。“打水时,最怕绳子断掉、木桶散架或者铁桶漏水。”李世伟笑着说,一旦吊桶不小心掉进井中,就要用特制的铁钩去打捞,不仅考验技术,更考验耐心,有时花上好几个小时都无法把水桶捞上来。

  老鼓浪屿人董启农还记得年轻时挑水的情形。他家住在市场路一栋房子的三楼,楼梯狭窄,每次挑水上楼时,都要掌握好平衡,以防水洒出来。“一担水重八十斤左右,一个大水缸可以装五六担水。”董启农回忆道,水缸装满后要用木盖子盖上,防止落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