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天下国际正文

贸易战中,听美国农场主诉苦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吴乐珺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邢晓婧 丁雨晴】当中美仍在就经贸问题进行谈判时,美方却径自宣布从10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这一“极限施压”做法不仅引发全球哗然,在美国国内也引起争议。连日来,美国不断有经济界人士和行业组织表达不满,反对将关税作为谈判策略。事实上,就连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都承认,美国自身将受到调高关税的冲击。13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公开批评现任总统升级中美经贸摩擦,认为唯一将为此付出代价的是美国农民和劳动人民。作为美国最成功的出口产业之一,农业极易受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过去一年,因美国挑起贸易战,美国农场主苦不堪言,而新一轮的美中关税交锋更是令他们提心吊胆。

  5个州103家农场破产——“这种趋势仍然没有尽头”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艾奥瓦州农场主因美中贸易战升级而遭罪。”在美国方面宣布加征关税后,美国《得梅因纪事报》用“凄风冷雨”“岌岌可危”形容美国对华贸易谈判,而大宗产品市场则是“一蹶不振”。该州北部小镇的一名农场主对他种植的玉米和大豆前景感到悲观。“这是一种身心折磨。”他说。

  类似故事非常多。在得州,对高粱种植户们来说,新一轮加征关税不是他们希望听到的。美国是高粱种植大国,其中得州种植面积约占全美的1/3,而中国是遥遥领先的大市场。今年3月7日,全美高粱生产商会兴高采烈地宣布向中国出售260万蒲式耳高粱——2018年2月以来中国首次大规模购买美国高粱。

  在堪萨斯州,有谷物农场主表示,其家族在经营了近100年后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农场;在艾奥瓦州,养猪户正在赔钱。“我们有耐心,但我们没有无限的耐心”,有人这样说;在弗吉尼亚州,一些大豆、玉米和小麦农场主已经买不起他们需要的设备;在缅因州,蓝莓种植者对未来表示担忧。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堪萨斯州的一名农场主洛维·内兹尔,因为贸易战,他的农场从去年以来一直处境艰难。他知道自己和其他农场主都是贸易争端的牺牲品。虽然拿到了政府提供的农业补贴,但他直言,相比失去的市场以及往年的收入,这点儿补贴差太多。

  当地玉米协会的一名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关税影响了销售,设备成本在上涨,而农场主的大部分收入都投在了农机设备上。更糟糕的是,今年天气不好,像内布拉斯加、威斯康星等州都发生严重水灾,给农产品运输带来很大问题。

  美国农业正在感到疼痛加剧。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6月,威斯康星、明尼苏达、北达科他、南达科他和蒙大拿州共有84家农场申请破产保护。这一数字是2014年的两倍多。而2018年全年,这五个州的破产农场数激增至103家,创下2010年以来最高。“这种趋势仍然没有尽头”,该行称。

  过去一年,该行非正式收集来自农场主、农业贷款机构、供应商及其他利益团体的反馈,发现农业资产负债表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给农场主带来恼人的经济压力,加上近期的关税,问题已不仅仅是盈利能力,还体现在简单的生存能力上。”有农业银行家表示,正看到更多农场“认输”。

  “贸易战正使美国农场经济陷入浩劫”,《洛杉矶时报》写道,农产品价格下降,破产率上升,(美国对钢铝加征关税导致的)农用设备涨价,出口市场正在消失。“位于美国中部的农业地区是特朗普的票仓,这并非秘密,但连续遭受其政策重创的恰恰是该地区。”

  大豆出口“完全崩溃”——“我们都被当成了棋子”

  在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农场主中,豆农尤为突出。《环球时报》记者此前采访伊利诺伊州豆农、全美大豆协会董事会成员罗伯·沙弗尔,他表示,2010年他成为伊利诺伊大豆协会董事时,就知道中国是美国豆农最大的市场。贸易战爆发后,他对全美23个大豆生产州的情况感到担忧。“不光是我,其他46位董事都很担忧。艾奥瓦、印第安纳、俄亥俄、南达科他、北达科他、内布拉斯加等州的大豆行业和我们一样担忧。”

  伊利诺伊大豆协会CEO 克雷格·雷塔杰基克对《环球时报》记者讲得很清楚:美国豆农和中国消费者之间的中间商不会承担关税增加带来的成本,豆农将承担,这给豆农和伊利诺伊的整体经济带来问题。只要看看大豆在伊利诺伊经济中的重要性,就不难想象这一点。

  去年底,《环球时报》记者曾专程赶赴“农业重镇”艾奥瓦州,该州大豆产量仅次于伊利诺伊州。在其首府得梅因,一名农业记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当地农场主对中美贸易战非常担忧。“由于州里的大豆产量过剩,农场主的收入在过去四五年里持续下降。”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