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焦点人物正文

现代酷吏苏贞昌

台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日前视察高雄荣民总医院屏东大武地区分院工程的进度,问了医院建好后会有多少个停车位的问题,高雄荣总院长林曜祥回答大概500多个,苏贞昌再度表现出了“酷吏”的本色,劈头就说“怎么会大概!院长连有几个车位都搞不清楚?”苏贞昌并不讳言是要“考”林曜祥,但要不出个具体数字就当众“电”也是首长的部属,耍权威和作秀的成分太大。

苏贞昌出身屏东,回到家乡视察医疗建设与设施,向同乡大表他“造福乡梓”的贡献,本为人情之常。只不过,用对部属苛刻的方式来凸显他的“用心”,却是作秀意味十足。事实上,停车位除了一般停用外,势必还有供上卸货用途使用的,对于医院的院长来说,能知道个大概的数字也已足够,何须记下确切的数字?再说,记下来确切的数字有何实际意义?

苏贞昌还对林曜祥打官腔:“我任命你作院长时,除了耳鼻喉科专门,你还说行政能力强,现在我一考你连几个停车位都搞不清楚!”这是立威,而且也等于告诉其他首长官员,是我决定你们的官位,要搞清楚主子应该是谁。然而,对于行政能力强不强的判断,怎会以巨细靡遗的停车位数字来判断?毕竟,新建的工程是医院,而不是公有停车楼,病床数和所需的医疗设备才是核心。

好的行政管理强调授权与协调联系,首长掌握的是核心业务的推展与执行,苏贞昌所关心的停车位具体数字,其实这是办理总务的主管熟知即可。苏贞昌会想到用停车位数来“考”人,就算是他妈妈过去就医时曾遇停车位不足的现象,但到底应该有多少停车位才足够,苏贞昌也并未提出他的评估方式。

事实上,高雄荣民总医院屏东分院在去年11月举行动工典礼时,蔡英文曾去参加,所有兴建计划在程序上应也获得上级的核定。因此,停车位够不够的问题,本不应在半年后才想到,然后再以此为由来“考”部属还记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不难得知,苏贞昌只是“借题发挥”,加上他本来具有“酷吏”性格,此刻的“严厉”除了向乡亲表功外,更是在获得续任后的立威。

汉朝司马迁所着的《史记》中有《酷吏列传》的专辑,专门记述了西汉十一名酷吏的故事。这里面所讲的酷吏,虽尚称得上能干,但往往是因要为上位者排除统治上的障碍,所以才施以冷酷的铁腕手段。由此来看,苏贞昌也颇符合《史记》中所讲的酷吏行径。

然而,民主时代遇酷吏当政,既可能假借民主之名而侵害人民权利,酷吏对部属的苛刻,也可能让公务机关只留下唯诺之人,造成公务人力反淘汰的情形。苏贞昌这位靠政党派系争斗获得任命的“院长”,缺乏对医师专业人员的尊重,恣意以官大来压下属,足堪为现代版的“酷吏典范”。 (作者南宫皖,台湾政治评论员)

来源:大华网络报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