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台海名家正文

包承柯:拜登新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的困境与抉择

  作者 包承柯 华东师范大学两岸交流与区域发展研究所执行所长

  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一个月,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伟大的领导人”,不断演绎出一幕又一幕的“最后疯狂”,其狂热支持者冲击国会山,阻止副总统彭斯宣布拜登当选为下一届美国总统;同时还利用“台湾问题”挑衅中国的核心利益。这样的政治操作破坏了中美两国历经40多年来积累起来的政治基础,也为中美两国关系未来的发展设置了巨大障碍,给世界局势的稳定带来巨大不确定性。1月20日拜登新政府即将上台,将面临克服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由“最后疯狂”带来的困境;拜登新总统更需要在大国力量调整的历史进程中重新认识中国的作用,需要在合作与对抗的维度中重新确立其对华政策的新基点。

  中美关系是经历过相当曲折的历史过程才逐步演进到相互平等交往的基础上。50年前尼克松总统派遣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于1971年7月首次秘密访华,同周恩来总理经过长时间的会谈同意建立起符合两国战略利益的双边关系。在基辛格博士的那次访问中,表达了美国政府尊重中国政府对“台湾问题”的立场,使得中美两国实现了历史性的和解,建构起亚太地区稳定的战略合作框架。在基辛格博士访华的基础上,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2月下旬访华,在访华结束时发表了“上海公报”。尼克松总统签下的这份历史意义公报中写道,“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这是一项非常庄严的政治承诺,符合美国政府在二战后确立的战后亚太秩序的整体框架,由此中美两国出现了历史性和解,促进了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秩序的稳定。1979年中美两国政府在这一基础上达成了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协议。在中美建交公报中,美国政府再次确认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由此中美两国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实现了两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战略合作。

  在2017年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推出“美国第一”的战略框架,把中国的崛起看作是美国的威胁,不断在经济和高科技领域中对中国进行打压。为了阻止中国企业的发展,不惜破坏自由贸易的原则,祭出政府行政的手段把合法经营的中国企业强制逐出美国市场。在去年6月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确定之后,特朗普的大选民调明显落后于拜登。由此,特朗普开始抛出一波又一波极端打压中国的政策,以图通过对中国的打压获得美国选民的支持。去年7月14日,蓬佩奥国务卿发表南海问题的讲话,攻击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7月23日他又到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演讲,用意识形态的对抗逻辑把中国视为美国敌对势力来思考。尽管蓬佩奥的这些对华政策的调整和变化遭到美国舆论的严厉批评,但是特朗普政权依然是我行我素,不仅多次向台湾出售大批军火,还多次派遣美国政府高官到台湾访问,想方设法要为突破一个中国的政策制造机会。但是,这样的政治操作并没有帮到特朗普,在去年11月3日大选投票中,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利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

  不愿意认输的特朗普继续在“台湾问题”上向中国发难,挑起事端,演绎了“最后的疯狂”。当特朗普的支持者2021年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山受到执勤人员的镇压之后,特朗普受到美国政治精英的严厉批判,某种形式上剥夺了其作为国家元首的部分权力,蓬佩奥国务卿为了转移美国民众的焦点,再次挑起“台湾问题”,以求刺激中国政府妄图挑起中美对抗。蓬佩奥一会儿宣布将派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莱夫特将要到台湾去访问,一会儿宣布解除美国官方与台湾当局的人员的交流限制,一会儿又提前30年公布美国政府关于印太战略的框架文件,声称“要用武力来保卫台湾”等等。

  特朗普政府在其任期最后关头的所作所为颠覆了尼克松总统以来各届美国政府所奉行的一个中国的政策框架,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中美两国并不是敌对国家,过去的40多年时间里,由于改革开放政策的成功实施,中国逐步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走到了世界大国的前列。但是必须指出,尽管现在中国的GDP总值仅次于美国,达到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地位,但是中国人均GDP或者人均收入同美国相比还相差很远。其次中国的外交政策的目标并非是要取代美国成为地区乃至世界的新霸主,“不称霸”是中国对外政策的一个基本思考,是一个长期对外政策的基本战略,从毛泽东起的中国历代领导人都有明确的论述。第三中国的未来发展方向上还在于加快推进国内的经济建设,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成果只是打下了一个可以继续发展的经济基础,要把中国的经济水平真正能够发展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还需要几十年乃至一百年的时间。这些因素的存在导致中国的崛起和发展并非是美国的威胁,如果美国政治精英能够有长远的战略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中美两国的合作则会出现更为积极的水平。

  “台湾问题”一直是中国内政尚未解决的问题。如果说在两蒋时代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争执主要集中在中国代表权之争的话,在1995年李登辉访美以后,两岸之间的矛盾主要是集中在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分裂国家之间的争论。分裂中国,破坏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的台独分裂势力不会被中国大陆所接受,国家领土的完整是国家安全中最为主要的要素,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他国依据霸权来分裂自己的国家。台湾岛地处中国大陆的东南海域,岛的东部海岸距离大陆也最多只有500公里至600公里之间的距离。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大陆完全有能力在这一个区域中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即使有外国军队介入到这一地区进行干涉。

  中国现在有能力统一台湾,但是不轻易动用这个能力去统一台湾是在于中国大陆一直希望能够用和平的手段,用包容的手段,用发展的手段推进两岸的统一。1945年8月二战胜利之后,中国政府就从日本殖民主义者手中接受了对台湾的主权管辖。1949年以来,两岸因为国内政治问题,出现了隔海相望的局面,但是台湾属于中国一部分的地位没有丝毫的变化。两岸民众在各自的政治架构下生活了70年,形成了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要实现两岸和平统一进程并不容易,更何况在“台独分裂势力”掌控台湾政局之后,这样的难度除了增加而丝毫没有减弱。尽管如此,中国大陆对于和平统一两岸的决心和信心并没有丝毫的动摇!

  现在正值拜登新总统即将上任,给予美国新政府一个全新的机会重新思考如何来推进美国的对华政策,如何来处理对华政策中的“台湾问题”。如前所述,台湾地处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中国大陆有能力实现对台湾岛的支配和管制,但是中国大陆并不急于这么去做。在考虑到两岸政治发展现实的同时,还必须会顾虑到国际社会的想法。美国拜登新政府如果真的要像特朗普政府公布的印太战略框架的秘密文件所揭示的那样动用美国的力量来保卫台湾。中国政府就会视这是在干涉中国内政,看作是要肢解中国的领土完整,中美之间的冲突会难以回避。中国不会接受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如果出现,将如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所说的那样,不惜以最大的民族牺牲保卫国家的领土完整。如果拜登新政府改变特朗普政府所推行的以对抗为基点的对华政策,重新回到50年前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博士共同开拓出的中美两国的合作之路,也是被历届美国总统所接受的对华政策上,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尊重中国在台湾地区的利益所在,中美两国将会出现一个新的战略合作前景。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美两国的经济和技术层面上的交流与合作是密不可分的。两国在基础材料、产业经济、服务经济和宇宙开发等领域的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合作,这些合作构建了中美两国每年几千亿美元的巨大利益。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击华为公司,拒绝让美国公司接受华为公司的订单,结果让美国公司损失上千亿美元的利益。中美两国于2020年1月就两国贸易问题达成了协议,让美国的农产品恢复了出口中国的势头,维持了两国贸易的良好发展,使得两国民众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这同样证明和则两利的基本逻辑。拜登新政府上台后还需要重新构建以美国为主导的东西方关系,在这一过程中同样需要中国的参与与合作。

  新总统拜登是一个有着几十年从政经历老练的政治领导人,几十年来长期活跃在美国政治的中心,他完全知道尼克松总统开拓出同中国合作架构的战略意义所在,他自己本人也是构建中美两国关系持续发展的推动者与实践者。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干扰和影响,拜登新政府在执政的初期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远远超过前几任新总统的交接时期。美国需要一个更有智慧和更有理智的领导人来带领美国社会重新走向团结和稳定;国际社会也需要一个更有远见的美国领导人在全球化的环境中同世界各国一起构建更为和谐的世界;中国更需要一个能够理解中国历史发展,朋友式的美国领导人在尊重中国核心利益的基础上,寻求并开拓中美两国利益最大化的道路。中国不会是美国的敌人,中国也会在不损害核心利益的状况下寻求必要的政治妥协,但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只有在被充分尊重的前提下,中美合作关系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华夏经纬网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