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台海名家正文

RCEP恐将使台湾成为亚太地区的自贸区孤岛

熊兴  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11月15日,包括东盟十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15国共同签署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RCEP由东盟于2012年发起,历经8年谈判,各成员方全面完成市场准入谈判,完成协定1.4万多页法律文本的审核工作,最终得以签署。该协定的签署,标志着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正式启航。RCEP的签署,将使区域内成员不断降低关税,减少贸易壁垒,使市场更加开放,将有力地支持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有助于拉动全球经济在新冠疫情后的复苏,促进本地区的长期繁荣和发展,并为将来的亚太自贸区(FTAAP)进程提供路径和有力的推动。

在美国大选逐渐尘埃落定后,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若拜登政府上台,美国将重新“返群”,重回多边主义。在国际经贸领域,因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而受到伤害的自由贸易将继续获得发展,全球范围内的各经济圈正在积极整合,美国或重新回到特朗普政府曾退出的TPP(2017年已更名为CPTPP),并从CPTPP现在的领头羊日本手中重新拿回主动权。

作为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尽管台湾与RCEP和CPTPP成员都有十分密切的经贸往来,是重要的贸易伙伴,但目前台湾已游离于亚太地区的这两大自贸区之外。按照10月份台当局经济部门提供的官方数据,台湾出口到中国大陆和港澳地区的货物已占到其出口总额的将近一半,若加上“新南向”中的东盟国家以及日本、韩国,台湾对RCEP成员的出口几乎占据其出口的大部分。有台湾学者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台湾目前除了“五缺”,即缺水、缺电、缺工、缺地、缺人才,还要面临未来RCEP的关税压力。RCEP签署后,台湾的不少传统产业将受到很大的冲击,机械、石油化工、钢铁、纺织等产业要想获得生存,未来恐怕要外移到RCEP国家设厂,才能获得低关税的出口优惠,因此台湾企业将会继续出现大规模出走,并非蔡政府一直宣称的“回流”,而这会带来汇率不稳、岛内经济疲弱,以及失业人口上升的风险。因此,台湾必须正视RCEP签署后台湾将面临的持续边缘化和成为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孤岛”的困境。

不过即便如此,台当局的不少人依然无法正视这些问题。近日,民进党政府经济部门负责人王美花和曾文生先后在“立法院”进行报告和答询时,再一次转移焦点,声称由于中国大陆要求台湾必须遵守“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才使台湾无法加入RCEP。同时也表示,由于面临所谓“政治”障碍,台湾必须走其他的道路,因此台湾的选择就是深化与美国、日本等国的合作,争取加入CPTPP。而问题在于,特朗普政府从TPP退出后,美国短期内无法迅速重返CPTPP。即便美国重返CPTPP这些多边贸易体系,美台之间的完全不对等关系,使台湾在美台双边自贸区谈判中也只能处于被动位置。之前美台在进行相关经济对话时,美方关心的都是“5G干净网络”“重组产业链”这类议题,而非台湾真正关心的经贸问题。而目前CPTPP由日本掌握主导权,日本一直都在要求台湾解禁福岛核灾区的食品进口。日本在台机构曾放话称如果台湾解禁福岛核食,将考虑协助台湾加入CPTPP。在民进党政府开放含莱克多巴胺的美猪美牛进口引发民间强烈反对后,如果又放开福岛核食的进口,只会引发更大的反弹,并可能影响到2022年下一次“九合一”选举和2024年地区领导人选举的选情,这是民进党当局一定会仔细权衡盘算的。

在RCEP签署后,台当局的一些人并没有摆正心态,务实和理性的对台湾的处境进行评估。一方面,采取回避问题的“鸵鸟心态”,一再辩称没有加入RCEP短期来看对台湾的影响不大或影响有限,称已经做了一些提前的准备,进行了“多元布局”,认为台湾还有引以为傲的电子科技产业,依然是亚太地区重要的“科技岛”;另一方面,台当局继续回避实质性问题,在RCEP被边缘化后继续将CPTPP作为主要目标,甚至寄希望于在未来充满变化的中美关系中渔利,在“反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目前的两岸形势下,台湾若不想在亚太地区成为自贸区的“孤岛”,最关键的还是改善两岸关系,在两岸具有共识的政治基础上重启协商和对话。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