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台海钩沉正文

那些年,“台独”分子给台湾找来的日本“爸爸”们

台湾的教科书上,都写着台湾建省首任巡抚刘铭传是台湾的“铁路之父”,这也是台湾民众的常识,但现在岛内却有人跳出来说,台湾的“铁路之父”不是刘铭传,而是日本人,这让岛内舆论一片哗然。

据台媒报道,近日有民众发现,刚开幕的“台湾博物馆铁道部园区”介绍称,台湾“铁路之父”是1906年日据时期的“台湾总督府铁道部长”长谷川谨介。

对此,国民党籍前“立委”蔡正元12日在脸书发文讽刺称,“台独”不拜日本人,要怎么活下去?作家张方远也在脸书强调,最早在台建设铁路的人是刘铭传,他批评民进党当局的行为是在“捏造历史”。岛内网友更是怒批:“认倭作父,罪应当诛!”

台北市新公园大潜亭的刘铭传铜像

翻开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1887年,刘铭传奏请成立“全台铁路商务总局”,是台湾铁路建设的发端,他聘请英国人马迪逊与德国人白克统筹兴建,包括台北往鸡笼(现基隆),台北经竹堑往台南两条路线。1893年,鸡笼(现基隆)至竹堑通车。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1895年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被迫割让台湾。1906年,长谷川谨介出任“台湾总督府铁道部部长”。距离1893年刘铭传兴建鸡笼(现基隆)至竹堑铁路通车,已经过了13年。谁是台湾“铁路之父”,历史已经证明了一切。

刘铭传诞辰180周年纪念展。

其实,“台独”分子不只把刘铭传的功绩莫名其妙加在一个日本人身上,还曾把另一个日本人八田与一当作台湾的所谓民族英雄,其亲日的无耻嘴脸一览无遗。2017年,台南乌山头水库的一座铜像被人斩首,民进党上下一片谴责,时任台南市长的赖清德立刻指示警方成立专案小组,限期侦办,要严惩斩首者;甚至还有“台独”分子呼吁民进党当局要保护好所谓“台湾民族英雄的铜像”。而这个“台独”分子口中所谓的台湾民族英雄,就是日本人八田与一。

1886年生于日本的八田与一,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1910年到台湾工作,担任土木工程师,替当时殖民台湾的日本总督府建造嘉南大圳和乌山头水库等水利工程。然而,当李登辉上台后,开始修改教科书,大肆褒扬八田与一对台湾的贡献。

曾撰写《台湾史》的台湾教授戚嘉林认为,这几个水利工程建好后,台湾稻米增产了208%,但是当时台湾人口也增加了53%,可是对稻米的消费量却下降了23%,而对番薯的消费量上升了38%。因为台湾增产的稻米,半数以上都被运回日本,留在台湾的,也是提供给日本殖民者使用,所以台湾人民只能吃地瓜。这些历史事实和其中的原因,李登辉、蔡英文等人不是不知道,所谓“厚我良多”,根本就是在刻意美化日本的殖民统治。

海峡卫视特约时事评论员李胜峰认为,史观不同,指的是对同一件事、同一个人物有不同的看法,把刘铭传变成日本人,这绝对不是史观不同,而是民进党当局赤裸裸地伪造历史、掩盖历史、否认历史、遮蔽历史,这种手法非常下三滥,被称作汉奸也不为过。历史上,台湾是清朝末年最后建省的地方,也是当时中国最现代化的省份,在日据时代之前,台湾岛内铁路路线已经从基隆跨越淡水河到达新竹,邮政系统也可以从北到东,到达花莲,不止如此,台北当时已经使用电灯。民进党当局此举是为了“去中国化”认贼作父,但日本人也不会买账,此次疫情日本首批开放的国家和地区名单,台湾地区不在其中,可谓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

(今日海峡)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