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军情正文

台军高估自己 低估解放军实力!

  

  作者 谭传毅 特约军事评论

  前言

  近年台湾向美国军购了不少武器,同时在军事思想上也受到美国人的鼓舞,开始发展不对称作战,并以此作为具体的用兵根据,期能实践“防卫固守,重层吓阻”战略。

  不对称作战能够达到“防卫固守,重层吓阻”的战略目标么?

  台军错误认知不对称作战

  不对称作战的原意是要能避开敌人的优势、并发挥自己的优势,攻击敌方的弱势面而取得胜利。但前提必须是能够找到敌人的弱势、而且这个弱势必须是致命的,才可能达到战略上的胜利,否则就只是战术胜利而已。

  找到敌人弱势的方法不外是:出其不意、奇袭、分兵。这指的是掌握战略主动,使敌人陷入被动局面,而我却能形成局部优势以不对称兵力击败敌人。《百战奇略·形战》:“凡与敌战,若彼众多,则设虚形以分其势,彼不能不分兵以备我。敌势既分,其兵必寡。我专为一,其卒自众。以众击寡,无有不胜。”以台湾目前的军事能力,做得到分割解放军而台军集中优势兵力么?台军高层不修文习武、昧于形式,难矣哉。

  即以美军对于不对称作战的概念而言,通常不对称型态包含以下的一种至数种,而台军每一种都不站在先胜的一方。

  1. 作战力量的不对称。解放军军力数量和素质的强弱明显占优势,而台军则相反,这是场强对弱的不对称作战,而且台军注定被碾压的一方。

  2. 作战时间的不对称。解放军有速战速决的压力,而台军则希望拖慢作战的节奏。如果台军能进行机动作战,还可能分割或迟滞解放军。然而台军一向习于阵地战,只能坐在阵地里面挨打,作战进程快慢取决于解放军。

  3. 作战空间的不对称。解放军拥有最多的活动空间,可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对台发动攻击,而台军被分割无法集中兵力,丧失空间的优势。

  4. 技术水平的不对称。解放军科技能力、武器能力、C4ISR能力、谋略能力普遍优于台军,占据了未战先胜的局面。

  5. 作战手段的不对称。由于解放军拥有多样化的军事手段包括太空、天空、电磁、网络、水面、水下、地面,而台军军事手段仅止于若干重点武器例如陆基导弹、飞弹快艇、潜艇、无人机等,作战样式呆板,无法取得战场主动权。

  6. 战术战法的不对称。解放军能使用多种战术战法,而台军只有一种战术也就是挨打的阵地战、一种战法也就是失败的不对称作战。台军以被动姿态对抗对解放军多面向的积极主动,怎么会胜利呢?

  由上可知,台湾政军高层严重误判不对称作战的效能,以为这种战法可以挽救台湾岌岌可危的现状,在面对解放军优势兵力的烦躁与焦虑产生错误认知,不免有意的高估自己的实力并低估了解放军。

  台军吓阻、防御、不对称作战概念混乱

  台军军事战略是“防卫固守,重层吓阻”,这两个名词看着就有问题。吓阻摆在固守后面,岂不怪哉?逻辑上来讲,必然是先吓阻,失败后再转入防御阶段。如今却是先防御,失败了再来吓阻,概念混淆严重。现况变成战术上万能的不对称作战可以取代战略上的防御与吓阻,既然如此,何必拼命的吓阻和防卫?

  尽所皆知,吓阻是个政治名词而不是军事名词,因为核子武器只能用来吓唬对手,不能真实使用,要是真实使用核武,就是世界末日了。早期核武吓阻战略还不成熟的时候,曾经发生“先制性攻击”(Pre-emptive Strike)问题,也就是当敌对双方同时拥有核武,大家可能率先动用核武,先打先赢。直到报复性打击(2nd Strike)形成之后,核武吓阻才真正的稳定,而稳定的基础是建立在双方都惧怕对手报复的基础之上。

  所谓的稳定,指的是政治谈判,美苏谈判核武数量、技术代差、部署地点等,核武使用不是由军人决定,而是政治人物。尽管只是训练发射核武,美苏还会热线通报确认。凡此总总都在表明核武吓阻不适合由军人操作,因为吓阻是政客的嘴炮工具。

  台军把不对称作战套用在吓阻之上,问题就出来了:台军不对称作战武器吓阻谁?何时发动先制性攻击?攻击哪里?如何攻击?如果这些问题属于机密性质不宜公开,可就达不到吓阻的效果,因为解放军完全搞不清楚台军的企图。如果公开了,台军凭借这些不对称兵力吓阻得了解放军么?如果台军选择先制性攻击,台湾可承受得了解放军的报复?相反的如果台军选择后攻,所有的不对称武器装备都会被消灭,还怎么后攻呢?

  事情至此,所谓的吓阻、防御、不对称作战概念完全混淆在一起,昏迷的军事战略当然建构出杂乱的不对称兵力。台湾既无完整的侦察、监视、情报、指挥管制能力,亦无定下坚实的行动决心,却任由军人牙牙学语吓阻、防御、不对称作战的马戏团游戏,实在是降低了统一战争的档次。

  这就是为什么台军前后参谋总长李喜明和黄曙光,一个以“整体防卫构想“(ODC)、另一个以“多维防御、重层阻歼、守势持久、重点突破”,分别向其背后的饲主(美国以及蔡英文)争当马戏团长(防务部门负责人)的原因了。

  人指挥武器、还是武器指挥人?

  不对称作战是一种战法,是达成战略战术目标的手段。因此,战法是一种具体而明确的作法,针对性和操作性强,充分考验指挥官的谋略与指挥艺术以及武器效能,即使武器效能不如对手,也要能翻转乾坤,所依赖的就是战法。江湖有句话:“剑不如人,剑法要胜于人;技不如人,计谋要胜于人。”意思就是剑法(战法)比刀剑(武器)还重要,因为是人指挥刀剑,而不是刀剑指挥人。

  目前台军就犯了人与武器关系倒置的毛病。近年台军采购了不少不对称作战武器,以为这些武器装备可以制胜,于是乎根据这些武器装备效能制定不对称作战战法,例如雄二E型导弹射程可达1200公里,加上其他导弹就形成了“重层吓阻”。沱江级军舰以及无人机变成重点突破的打航母,智能水雷和多管火箭炮变成多维防御的滩岸歼灭…,等等。看起来就是武器决定了台军思维,而不是台军指挥武器。

  若台军高层真的有谋略、懂得指挥艺术,那么在规划不对称作战时,首先就应该好好的研究解放军的作战战法,针对性的因地因时制宜、因势利导、因情用(战)法。其次是活络自己的战术战法,耽泥于武器准则或想定,却没有灵活的行动指导方针,又将如何制胜?最后,台军缺乏创新战法的能力。例如现代作战讲求信息条件,所有的行动都必须整合在信息条件下的联合作战,而台军却迷信新武器。新武器变成了台军军事指导,忘记了人的主观能动性。

  台军将领的脑袋还停留在1949年的古宁头战役和1958年的金门炮战,当时的阵地战很重要,这种思维持续存在于新时代战争领域。不自觉地,台军高层就把本岛阵地防御以及海峡当作主战场。不幸的是,阵地战思维限缩了台军将领的创造能力,不思考如何整合本岛与外岛兵力,却执着的追求火力,导弹就是具体的例子。火力决定了作战思维,实用性却大有问题。例如部署射程达1200公里的雄二E导弹是何目的?心里面黯黑的想法是不是想把上海或其它重点城市当作勒索的“人质”?“人质说”大概就是台军将领最具“人的主观能动性”了!

  结论

  不对称作战只是一种战法,也许可以适用于某种场景,但绝不是全部。台军始终不愿面对一个事实:若真到了开战时候,台军所有的不对称作战武器都将会先期被歼灭。可惜,当前台湾政治环境太过恶劣,政客忙着欺骗老百姓,军人争当马屁精,升官发财之余,哪有时间钻研战术战法?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