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漫话正文

民进党在疫苗问题上须考虑民生

  从去年年底开始,岛内在购买疫苗的问题上吵嚷不断,争议点无外乎两个:第一,怎么能买到疫苗?第二,要不要用大陆的疫苗?民进党当局多次表示,出于安全考虑,不会使用大陆疫苗。笔者认为,民进党当局在疫苗问题应该首先从科学的角度出发,从民生的角度出发,如果台湾的接种步伐落后于国际社会,将在后疫情时代的人员流动问题上面临两难选择,到时“受伤”最重的恐怕还是台湾老百姓。

  随着多款疫苗批准紧急使用、附条件上市,新冠疫情在去年年底进入新阶段——疫苗接种。台湾在疫苗问题上原本指望美国,美国FDA也确实最早批准了辉瑞疫苗的紧急使用。但是美国的疫情太严重,确诊人数累计超过2800多万,疫苗产量严重不够,尚无法做到全民接种,据美媒报道,有一些没有排到疫苗的美国年轻人开车到各个州去“钻空子”——希望接种那些预约了却没有来打的人的疫苗。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很难给台湾地区支援新冠疫苗。

  眼看着各国各地陆续开始接种疫苗,台湾地区却迟迟拿不到疫苗,质疑、恐慌一股脑丢给了防疫指挥官陈时中。最近民进党当局绕过大中华区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集团直接向德国BNT公司购买疫苗,一再声称没有直接接触过上海复星集团,还污蔑大陆“打压”。绿营上下至今仍一致表态不接受大陆的疫苗,以至于马英九呼吁不要立刻拒绝大陆疫苗后,被骂“舔中”。

  然而在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下,笔者认为,民进党当局在疫苗问题上不能把政治操弄放在第一位,更应该考虑百姓的生计是否能够承受无法接种疫苗带来的压力。

  在跟新冠病毒打交道的一年多时间里,人类已经充分认识到这种病毒的特点就是“狡猾”。试想到今年六月,各国各地陆续完成接种,人员流通在一定条件下放松,而如果台湾拿不到足够的疫苗,无法建立起人群免疫屏障(80%人群接种),那时台湾只有两种选择:封闭起来成为孤岛或者成为“不设防”地区。

  去年台湾经济数据一片欣欣向荣,GDP增长2.98%,成为少数正增长的经济体。然而在这亮眼的数据之下,却是台湾旅游业、餐饮业、酒店业却一片惨淡,面临关门倒闭的惨状,不断有老字号餐厅宣布歇业。台湾经济增长主要靠向大陆出口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等支撑,从事这一行业的是高学历、高收入的上层人士,他们的收入在疫情之下不但没有受影响,还逆势上扬。而分摊疫情带来的各种成本的,是学历和收入较低的中低阶层。“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低收入人群生计维艰,已经怨声载道,但民进党当局还没有意识到当务之急不是搞政治操弄、互相扯皮、污名化大陆的疫苗,而是尽快拿到疫苗,照顾好中下阶层的老百姓。

  购买疫苗不是一锤子买卖,现在上市的疫苗有效率基本都在80%-60%之间,需要打两针。因为病毒发现时间才一年多,疫苗的有效期还没有明确的数据,接种六个月后,如果保护力消失,可能还需要补打第三针;病毒还在变异,以后也有可能需要接种不同种类的疫苗。从这个角度看,民进党当局在疫苗问题上须有更长远的考虑。

  从购买成本来说,疫苗的运输、储存条件都非常严格,比如辉瑞的mRNA疫苗必须在超低温环境下保存,运输冷链温度需达到-70℃,成本高昂。台湾之前因为核酸检测费用的问题已经引发了不满,现在一次核酸检测的费用价格仍然停留在7000元新台币的高位,是世界之最。用高昂成本购买的疫苗,最终还是要让打疫苗的老百姓分摊。

  民进党当局从去年大陆疫情爆发之初,就不断借疫情搞政治操弄、以疫谋“独”,从大陆疫苗上市之初就不停污蔑疫苗“有毒”,提醒台湾人谨慎接种。然而与民进党的说法不同的是,大陆疫苗的国际认可度很高,巴基斯坦、津巴布韦、塞内加尔、泰国等国派专机来中国接疫苗,已有至少8位外国首脑或最高领导人公开接种了中国疫苗。澳门截止2月17日下午已有一万人接种大陆生产的灭活疫苗,目前未收到任何接种疫苗后不良反应的报告。香港也在2月18日宣布认可内地科兴生物生产的新冠疫苗在香港作紧急使用,供港的首批约100万剂科兴疫苗19日运抵香港。

  疫苗问题是科学问题,是民生问题,唯独不应该是政治问题,接种疫苗的窗口期可能并不会太长,民进党当局应该从务实的角度出发,停止对大陆疫苗的污名化,认真思考怎样照顾好台湾2300万老百姓,怎样做才是对两岸关系有利的。(张爽)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