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漫话正文

张显耀:中美关系定位决定台湾发展走向

台湾陆委会副主委张显耀。(中评社 倪鸿祥摄)

据中评社报道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其核心幕僚艾利森(Graham Allison)日前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指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美国不会承认“台湾独立”。前台湾陆委会副主委张显耀接受中评社访问时指出,很明显的,台湾议题从来就不是单独且台湾可以掌握的问题,而是看中美关系如何定位,才决定台湾问题的发展与走向。

  艾利森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道格拉斯迪伦讲席教授,长期作为拜登核心幕僚,研究领域为美国国防政策、核武及中国问题,他日前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表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没有独立的“台湾国家”存在,美国不会承认“台湾独立”,拜登的挑战在于如何想出一个两岸新方案,改善三方关系。

  张显耀表示,艾利森敢出来讲,拜登事后又没否认,显然这是一个讯息、一个信号,值得观察重视。

  他分析,艾利森有讲到,第一,拜登奉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One-China Policy),这是中美建交基础,当年《建交公报》上也写得很清楚,显然,拜登在政策上回到了当时季辛吉担任国务卿时所制定的对中政策的基础。

  他指出,第二,他说拜登不会承认、也不会接受任何在“台湾独立”的议题,这也是过去美国政府在公开、正式场合上所提到的立场。

  他说,第三是比较新的,就是过去美国没提到的“一国两制”的议题。过去美方很少针对“一国两制”提出意见与看法,因为美方认为这是北京对台政策的基础与目标,这是中国人之间的议题,中国人自行决定,美方不介入,但必须以和平方式来处理,美国不表示其他特别的看法。

  张显耀认为,这次艾利森提到“一国两制”,这绝对会成为拜登上任后中美冲突的一个重要议题,因为中国认为这是内政问题,美国不宜干涉,这是中共从1979年到现在不曾改变的立场。

  他表示,如果讲到台湾问题或是两岸议题,首先应拉高到中美的战略关系角度来看,因为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台湾问题都是存在于中美战略关系架构里。例如,当美国高举反共大旗时,台湾议题就成为意识形态及在地缘政治上必须要支持的对象。

  他指出,可是当整个国际战略关系改变,美国需要联合中国来制衡、牵制苏联的力量,尤其在冷战最高峰的时候,美苏争霸与美苏较劲,美国觉得需要拉拢中国来平衡、牵制苏联的力量时,这时美国的“联中制俄”政策一旦形成,台湾地区就在中美战略关系里“联中制俄”的战略架构之下成为牺牲品,因此可以看到当时美国总统卡特为达成“联中制俄”的目标,宣布与台“断交”、毁约、撤军。

  他举例,李登辉执政后期、从“两国论”开始一直到陈水扁执政,当时美国希望和中国展开沟通、交流,因此这时的台湾在中美战略关系下,形成中美共管的台湾问题,所以才会有中美共同沟通、研究、牵制当时陈水扁的“一边一国”以及“公投入宪”等议题,这些议题不只北京反对,美方也反对,而美方又帮台湾划下红线,所以这些议题后来都无疾而终。

  张显耀说,特朗普看到中国大陆的崛起,他必须要找到一个战略性的工具与战略性的筹码来平衡、牵制中国,但特朗普试了很久才发现,不是朝鲜议题,韩国议题只是部分影响,真正能牵动、影响北京核心战略利益的就是台湾议题,所以后来全部利用台湾议题作为中美关系美国谈判的筹码。

  张显耀强调,上述的例子可知,台湾议题从来就不是“独立”的议题,也从来不是台湾可以掌握的议题;而且很显然的,台湾问题的解决与处理,其实是根据中美战略关系,也就是中美关系如何定位,决定了台湾问题的发展与走向,这个架构从过去到现在,甚至未来都是如此,而且非常清楚。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