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漫话正文

克拉夫特访台被取消 沉思这其中“不解”与“荒谬”

美驻联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原订将访台,但后因国务院交接程序而中止。(图/路透社)

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   美国务院发言人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在美东时间1月12日突然宣布:国务院已经决定,国务卿蓬佩奥取消了他计划中最后一次欧洲的出访,至于其他高级官员的外访也将同时取消,以便全力协助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进行政府交接,并顺完成1月20日举行的新总统就职典礼。

   这样的宣布直接影响到台湾的,应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本预定在台湾时间13日访问台北,也应该在发言人奥塔格斯所说的“其他高级官员的外访也将同时取消”中被取消的行程之一。

   Craft访台与否 凸显台湾的“荒谬”

   当然,对于这项突然而来的宣布,台湾地区外事部门在1月13日对于克拉夫特无法来台一事“感到惋惜”,并欢迎她在未来适当时机来访。但作为台湾人民一份子的作者,也对这项行程的被美国单方取消,则是感到“荒谬”,但更多是对这件访问行程原先的安排、包括美国的建议与台湾的接受,也感到“不解”。

   先说“不解”吧,作者早先在一家新媒体发表一篇评论文章时就有提到:“不到二个星期后,特朗普政府即将下台,而克拉夫特在联合国的特任官职务,也可能会被上台的拜登政府另行换人来接替,在这样匆忙需要交接的时刻里,即使可凸显‘台湾旅行法’再一次的具体实践,但也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政治效应可以感受;再来就是克拉夫特的职务权限是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代表,她是否会带来给‘不是联合国成员’的台湾什么样的‘外交突破惊喜’,恐怕并不在这位女士的口袋里”。

   当然,这个“不解”也包括美国驻联合国使团在一项声明中所说:“在大使访台期间,她将强调美国强力支持台湾的国际空间,并遵守美国的‘一中政策’与其根据的‘台湾关系法’、中美三大联合公报与对台六项保证”,但值得提醒的是:这样的声明内容,也早被美国国务院在阐明对台湾表达支持之时,已多次表达无遗。没有“实质意义”的访问,我们何“喜”之有?

   再说“荒谬”吧,如果也可包括对原先美国的建议与台湾的接受这样的排,这个用词也可放进来,因为把克拉夫特曾说了一句,“盼有朝一日能会见蔡英文”,美国便可轻易放出一位任期不到二个星期的大使到台北访问,口袋里尚没放着“礼惠台湾的红包”,不解吧?

   而台北竟然尚不懂得拜登即将上任,可能会导致美国新政府的误解;连富有外事经验的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必都提出警告:“不要在这件事上和未来美国的官方产生任何嫌隙”。

   连想到美国国务院在1月11日才宣布蓬佩奥将在13日至14日访问比利时布鲁塞尔及卢森堡,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Jens Stoltenberg及比利时副总理兼外交部长Sophie Wilmes等人会面,据悉卢森堡外交部长Jean Asselborn和欧盟高层都先一步拒绝与蓬佩奥见面。

   台渴求国际“重视” 也须权衡利弊

   这些国家与国际组织的首长都懂得“时机不宜”,而先拒绝“会面”,为什么台湾地区高层或外事部门都不能深谙这其中的细节,竟然开大门不说,还有款宴以及公开演讲,深怕美国拜登接班团队听不到,办外交到了这样地步,能不说“荒谬”吗?

   台湾地区一直处在不被国际社会重视的状态是为时已久,所以一旦有些国家像美国,在特朗普任内有时会施予我们“小惠”,可能一时会有觉得被人“重视”。

   但即使感到“重视”,也要权衡下这中间带来的“利弊得失”,特别在美国大选刚结束,民主党赢得胜利,在拜登准备上台政权交接之际,支持特朗普的群众又以暴力攻击美国国会殿堂,实在在这比较混乱时刻,不宜太接受只有不到二星期任期的现任官员来访,而且是没有太多具体议题的来访。

   即使像蓬佩奥此行访问布鲁塞尔,根据国务院11日新闻稿表示,是为重申美国与比利时的伙伴关系,以及美国对北约的坚定支持,结果最后还是在对方拒绝下取消。

   但是作者不得不提,蓬佩奥即将下台,他要去“重申美国与比利时的伙伴关系,以及美国对北约的坚定支持”,这种“政治承诺”意义何在?难道欧盟不会期待等到新的国务卿布林肯的首度前访,说出同样的承诺,不是更具意义?(作者 邵宗海 澳门理工学名誉教授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