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漫话正文

2019“六问”台湾:台湾如何拼经济?

唐永红

   作者 唐永红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猪年开工第一天,蔡英文出席“2019大陆台商春节联谊活动”时表示,2019年台湾经济虽将面临诸多挑战,包括全球经济成长趋缓、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等,但有信心克服困难;努力方向首先是扩大内需、寻找经济动能,改善总体经济结构,包括“5+2产业创新”、前瞻基础建设等;第二是协助台商回台投资,把生产基地移回台湾,将“台商制造转变成为台湾制造”。

    按照蔡英文的建议,台湾真能“拼经济”吗?台商真愿意回台投资吗?“台商制造”真能转变成为“台湾制造”吗?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月中旬报道,针对“苏内阁”是否真能带头“拼经济”,脸书“爆料公社”进行网络投票活动,结果约八成台网友“不看好苏院长”。台湾网友之所以抱持这样的看法,当然是基于过去多年来对政党轮替、“内阁”变换与经济发展的关系的观察经验。

    事实上,台湾1962-2000年年均经济成长率高达9%,不仅成长为亚洲“四小龙”之首,而且创造了“均富社会”的“发展奇迹”。而自政党政治、选举政治以来,以2000年为节点,台湾呈现的是资源要素长期外流、经济成长逐渐减速、贫富分化不断加大、薪资水平停滞不前、财税收支缺口日益扩大、城乡面貌日渐老旧的“闷经济”状态。2001-2018年台湾经济年均成长率约为3.4%,较之于1962-2000年,已是天壤之别。其主要的、根本原因何在?台湾又如何才能“拼经济”?

    实际上,台湾经济体是一个有着较好的国际经济区位,但资源要素、市场腹地相对十分有限的浅碟型的小型岛屿经济体。因此,台湾经济发展需要在投入端和产出端实施较之于大型经济体更加自由化与便利化的经贸活动政策措施,以建构具有国际竞争力与吸引力的发展环境,包括投资环境与出口环境,从而可以整合岛内外资源与市场以有效进行国际化(全球化)运作,克服经济发展面临的岛内资源要素与市场腹地的局限与约束。在投入端,台湾需要通过较之于大型经济体更加自由化与便利化的开放政策措施,优化投资环境,吸引国际直接投资(FDI),整合善用岛内外资源要素。在产出端,台湾需要通过与其他经济体签订可以减免关税的自由贸易甚至经济一体化协议,优化出口环境,为岛内生产的产品(货品与服务)开拓外部市场空间并提升国际竞争力。

    20世纪60、70、80、90年代,美国、欧盟、日本等经济体是当时世界经济的主要中心,而中国大陆经济体尚未起飞,处在世界经济的边缘地带。因此,当时的两岸关系以及中国大陆经济对台湾经济发展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海峡两岸之间只要没有战争,台湾只要与美国、欧盟、日本等这些当时的世界经济中心保持正常的交流合作关系,就可以善用世界资源与市场进行有效的国际化(全球化)运作。台湾经济体因此获得了年均成长率近9%的长达40年的高速发展的奇迹,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当时,台湾土地成本、劳工成本相对低廉,在国际专业化分工中成为重要的“世界工厂”。

    然而,近40年来,随着中国大陆持续改革开放发展,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大陆经济崛起,成为世界经济与经济全球化的一个主要中心,成为“世界工厂”与“世界市场”,成为显著影响台湾经济发展的一个巨大力量。而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台湾历届当局都认为紧密的两岸经济交流与联系将不利于台湾政治主体性的维持或“台独”目标的实现,都选择“拼政治”为主,不愿意大开大合松绑其大陆政策,甚至阻碍两岸民间交流合作,导致时至今日两岸关系都尚未正常化,两岸经贸活动未能自由化与便利化,两岸经济体未能实现一体化发展。两岸关系不好,台湾对外也签订不了自由贸易等经济一体化协议。结果,台湾经济体日渐边缘化,发展环境日渐恶化。台湾经济体因此不能再像20世纪60、70、80、90年代那样可以善用世界资源与市场、有效全球化运作来发展自己。岛内外投资人因此日益看淡台湾经济发展环境,包括投资环境与出口环境。加之岛内成本优势在先前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已逐渐弱化,而缺水、缺电、缺地、缺工、缺才等“五缺”问题又日渐严重,岛内投资人特别是制造业主纷纷弃台而去,岛外投资人不愿意赴台投资。面临这种发展环境,在岛外投资的台商即便面临当地成本有所上升、出口环境有所变坏的境况,又怎会冒然把生产基地搬回台湾呢?结果,资本及产业持续净外移,导致岛内投入不足,进而产业创新不足并日渐空洞化,以致形成成长停滞、薪资冻胀、贫富分化的“闷经济”局面。

    台湾经济发展减速形成“闷经济”的表层原因在于投资意愿进而投入不足,中层原因在于自由化不足与边缘化加剧,深层原因在于两岸关系制约全球化运作。事实上,在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不断深化发展的态势下、在中国大陆持续发展并成为世界经济及经济全球化的一个主要中心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下,台湾经济发展在根本上有赖于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特别是有赖于两岸经贸活动自由化与经济一体化发展,也有赖于台湾对外经贸活动自由化与经济一体化发展。在这样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下,没有稳定和平发展的两岸关系,就没有两岸经贸活动自由化与经济一体化,台湾对外经贸活动自由化与经济一体化也不太可能,台湾经济体必将进一步边缘化,要素资源与产业资本必将进一步净流出,产业创新与结构转型必将进一步放缓,台湾经济必将进一步空洞化并沉沦,贫富差距必将进一步扩大,阶层矛盾必将进一步深化。届时,台湾经济将可能在“闷经济”中窒息。

    简而言之,在中国大陆经济崛起,成为世界经济及经济全球化的一个主要中心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下,两岸关系不好,台湾经济难好。台湾欲“拼经济”,必先改善两岸关系。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