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军事中国军情正文

一个“红哨所”,两代“红哨兵”

    八十里南山,苍茫雄浑。

  75岁的龙老章老人站在南山顶凝望着哨所,就像50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哨所那样。

  那年指导员说带他去南山“吃顿好的”,便把他留在了哨所,结下了这段不解之缘。

  山风穿过哨所发出“呜呜”的呼啸声,仿佛在向老朋友们致敬。

  时光流转,岁月蹉跎,当年在此服役的青葱少年们早已雪鬓霜鬟。

  回首军旅,他们用奉献书写青春,用真心服务群众,用岁月记载传承……

  ——半个世纪回望初心

  “50年了,哨所变成了什么样子?”

  车新业老人和战友们一直有个愿望,退伍50年了,想看看哨所现在怎么样了。

  从山脚下到山顶“高山红哨”的上哨路需要走1600步,从退伍到重回哨所的这条路,他们走了50年。

  2020年6月19日,50年前在城步“高山红哨”服役的14名退伍老兵在武警邵阳支队官兵的陪同下,登上“高山红哨”旧址。

  老队长谭忠苟,是“高山红哨”目前尚在的最老一任队长,今年八十三岁高龄,腿上还有当年因为恶劣环境留下的伤痛,膝盖积水化脓,走路都需要搀扶拄拐。

  两代红哨兵重走“上哨路”


  老兵李保清和战士

  1600步陡峭的“上哨路”正常人走一趟都非常吃力,当上哨路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谭老队长满头大汗,浑身都在颤抖,战士提出背谭老兵上南山,谭老队长说:“这条路我当年经常走,我今年八十三岁了,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走这条路了,我要自己走完!”

  看到当年驻扎过的哨所,老兵们感慨万千。

  老兵凝望哨所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