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军事中国军情正文

西北边陲当排长,我最难忘的是戈壁滩上那场“狮吼”

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边陲的戈壁滩当排长的那段时光,战士们那一声声真情流露的吼声,如一串串带着绚烂火焰的音符,穿越时空萦绕在我的耳畔,让我觉得那段苦中有乐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不曾远去。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戈壁“狮吼”

■颜 波

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边陲的戈壁滩当排长的那段时光,战士们那一声声真情流露的吼声,如一串串带着绚烂火焰的音符,穿越时空萦绕在我的耳畔,让我觉得那段苦中有乐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不曾远去。

时光回到6年前。盛夏的北疆,晚上十点以后天才会彻底黑下来。送我们那批新排长下连队的火车,在人烟稀少的戈壁滩上开了一天一夜。从军校毕业被分配到边疆的我,情绪随着车窗外愈来愈荒凉的场景也难免有些失落。

途中不断有人下车,而我一直到最后才下车。很明显,我被分到了离支队机关最远的一个中队。

第二天起床后,我发现,从普通一兵到中队干部,他们的脸都是黑亮黑亮的,且黑中还带点微红。戈壁雨水较少,阳光比内地要毒辣得多,空气也十分干燥。夏天洗过的衣服,晾在太阳下,一小时不到就干了。

没到半个月,我的肤色和中队的战友们就差不多了,手臂和后背还被晒得掉了好几层皮。晚上洗澡时,轻轻一搓,晒伤处的死皮便会脱落,露出白中带红的嫩皮,火辣辣地疼。

体能训练时,队长拉起我的手臂看了看,拍着我肩膀说:“不到半个月就掉皮了,不错,说明你进入角色很快嘛!”我并没有因为受了表扬而感到高兴,心底里越发想念起山清水秀的川南老家。

初到中队的那段时间,我的话很少,战士们主动和我说话,我随便应付两句便默不作声,我的脸上几乎没有过笑容,每天最盼望的就是熄灯号。疲惫不堪的身子终于可以躺下,是当时最幸福的感觉。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