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军事中国军情正文

寻找王继才式的守土戍边人:穿行天路的幸福卫士

在号称“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上,有一条全球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青藏铁路。它为西藏地区的跨越式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被当地民众亲切地称作“幸福天路”。近日,央广记者胡镜明、李鹏走进茫茫昆仑,沿着“天路”,找寻一位名叫杨富祥的老兵。12年来,他始终在雪山坚守,保卫青藏铁路的安全畅通。请听报道《穿行天路的幸福卫士》。

【风声】

深秋时节,一场暴雪过后,挺拔的昆仑山脉再次隐匿在一片白色之中。湛蓝的天空下,一列火车缓缓从昆仑山隧道口驶出,像浓墨划过白纸一般,留下醒目的痕迹。

【火车过隧道音】压混

火车向着天边疾驰远去,铁路旁挺拔站立的那个人,就是我们此行要找寻的主人公。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队长杨富祥今年36岁,中等身材,前额微秃,脸颊泛红,看起来,高原给他留下了明显的印记。

“我们大队主要担负的就是这条天路昆仑山段的守护巡逻任务,这些年三岔河、沱沱河、昆仑山隧道待下来,看着一列列火车平安通过,非常自豪。”

青藏铁路东起青海省会西宁、南至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既是促进两地发展的“经济线”,也是推动沿线各族人民奔小康的“幸福线”。2006年,就在铁路全线通车前几个月,当时任支队机关参谋的杨富祥主动请缨,来到了青藏铁路三岔河大桥守护中队。

“当时下定决心来到青藏线,环境艰苦,更能锻炼人,再一个想的就是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站岗执勤。”

【巡逻声音】

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雪域高原,六月也会狂风大作、飞雪漫天,人们走路如果快了就会头昏脑胀、胸闷气喘。恶劣的天气,给完成护路任务带来很大挑战。有一次,隧道因为大雪导致塌方,杨富祥和战友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

“还有大概20分钟火车就要来了,大家用铁锹、镐头拼命地清理积雪,时不时会落下一些碎石,手破了,脚麻了,但最后任务圆满完成,一个扶着一个回到营区全部都躺到地上了。”

上山守卫天路,下山陪伴家人,生活的轨迹并非一成不变。2010年,杨富祥的妻子张小红遭遇车祸,左腿高位截肢。要强的妻子不想成为负担,在病房中提出了离婚。杨富祥却说,爱,从来不是负担,他像爱昆仑山一样地爱着她,也将像守卫昆仑山一样守卫妻子的幸福。

“昆仑山、青藏线已经融入了我们夫妻俩的生命,每次回家她都会叮嘱我,你不要离开昆仑山,我就是昆仑山,你在那儿守着就是守护我,我答应了她就不能食言。”

12年的光阴里,杨富祥在雪域高原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他有效处置各类险情136起,为“幸福天路”提供了最温暖的保障。武警青海总队执勤支队政委安秉杰说,杨富祥的故事就是新时代天路卫士的最好注脚。

“这些年,所带单位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三等功1次,先后获得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017年荣立武警部队十大忠诚卫士荣誉称号。”

【升旗声音】

三岔河,4050米,沱沱河,4533米,昆仑山隧道,4867米,随着青藏铁路的延伸,海拔越来越高,杨富祥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也更加深沉。

“因为巡逻的地方属于可可西里无人区,基本没有人烟,我们看到火车经过,很激动,很亲切,我们守护天路这么多年,不就是希望火车平平安安么,很有成就感,大家都这么做。”

【讲解新式巡逻车使用要领】

这些年,昆仑山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各中队为官兵们配备了各型巡逻车,建成了高原生态温室,官兵的工作生活条件都发生了可喜变化。几次拒绝下山的杨富祥说,守护深爱的昆仑山,望着天路畅通,就是一种幸福,他要站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云端哨卡】音乐起

我叫杨富祥,昆仑雪山被称为“生命禁区”,但对我们天路卫士来说,就是要扎根在雪域天路,守护在云端哨卡,用青春、汗水和热血践行“生命有禁区、使命无绝地”的铮铮誓言。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我就是杨富祥。

中国之声国防时空·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