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军事环球军事正文

二战以来首次 瑞士征召预备役军人抗击新冠病毒

参考消息网3月24日报道 法新社3月22日报道称,瑞士征召了数千名预备役军人帮助抗击新冠病毒,这是该国二战以来首次这样做。

报道称,为了缓解医院的压力,瑞士军方宣布可能动员多达8000名预备役人员。

负责指挥一个营的拉乌尔·巴尔卡中校介绍说,这是自1939年以来首次征召预备役军人。

报道援引日内瓦州卫生局局长阿德里安·布龙3月22日的话说:“情况很严重……未来几天对医疗系统来说将是至关重要的。”

作为限制病毒传播措施的一部分,瑞士的托儿所、中小学和大学已经关闭。

报道称,该国已经报告7000多个感染病例,其中60人死亡。

资料图片:瑞士陆军士兵。(瑞士国防部官网)

【延伸阅读】记者亲历:直击最高紧急状态下的瑞士版“封城”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文/聂晓阳) 疫情之下,欧洲各国纷纷出台一波比一波更严格的防控措施,首当其冲的意大利、法国、德国、比利时、奥地利等都已宣布“封城”。

瑞士也不例外。一开始,作为西方世界最富裕、最发达国家之一,瑞士颇有些气定神闲的味道,政府给民众的建议不过是勤洗手、不要握手或者拥抱。在3月16日晚宣布进入最高紧急状态后,瑞士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更严格措施,其中对于民众来说最直观的就是叫停所有非必要的活动,关闭所有非基本生活保障场所,并敦促居民尽可能多待在家里。

这就是瑞士版“封城”。

到目前为止,瑞士进入最高紧急状态已经一周,据记者观察,瑞士民众中的恐慌情绪并不明显。在封闭措施实施后,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习惯更多时间待在家里,大街上显得日益空旷。不过,虽然大部分场所被关闭,民众被要求尽量留在家里,瑞士的“封城”和中国老百姓想象中的封城画风并不一样。

政府斥巨资帮扶企业和员工

封城后瑞士人仍可以随意走出家门。这里没有小区,没有居委会,也没有人在大门口或楼门口设立岗哨,唯一的约束是自觉。

尽管封了城,但还有相当数量的瑞士人必须上班、出门购物、看医生,这些在政府看来,也都是合理的出门理由。甚至,出门透口气散个步,也没有问题,也没有人要求必须戴口罩。

不过,由于政府已经宣布在全国范围内禁止5人以上的公众聚集,同时在公共场所人与人之间至少要保持2米距离,出门散步或者遛狗最好单独进行,或者只能和家人一起,三五成群是不行的。

这几天,记者在日内瓦街头看到,因为所有的非基本生活必需场所都已经关门谢客,餐厅、酒吧、影院、理发店乃至学校都已经停止运行,街道上除了时不时有汽车驶过之外,行人寥寥。记者见到的行人大都保持几米以上的距离,有人看到别人走过来,还会特意往旁边躲一躲。

为了减少人员外出,日内瓦很多企业停工,著名的奢侈品公司劳力士给在全瑞士的6000名员工都放了长假。还有很多公司减少了工作时间,或者干脆让员工居家办公。

为了鼓励这样的疫情防控措施,也为了减少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瑞士政府先是在3月16日专门拨款一百亿瑞郎(1瑞郎约合7.19元人民币——本网注),用于补贴企业和员工的收入损失。随后又在20日追加320亿瑞郎作为援助资金,定向帮扶受到影响的行业及群体。

根据瑞士政府发布的公告,对于减少工作时间或者在家办公的员工,企业可以少付工资,但员工也不会遭受损失,因为政府会把企业少付的工资补齐。同时,对于在瑞士经济中占据大部分份额的中小企业,疫情封城期间的商业性房租可以申请减免。

边境为法国护士开绿色通道

在最高级别的紧急状况下,和周边德、法、意、奥等国一样,瑞士也宣布了严格的边境封锁措施,原则上只允许瑞士公民和拥有长期居留许可以及在瑞士境内工作的人士入境。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在边境封锁措施实施三天后,已经有1.1万人次被拒绝入境,进出边境的车辆比平时减少了70%左右。

在日内瓦,由于医疗机构60%的护士来自邻近的法国,政府特意为这些需要每日通关的护理人员办理了特别通行证,并为他们设置了免检绿色通道。

但是,瑞士各大城市之间的火车并没有停运,市内的公交虽然比平时大为减少,不过仍在运行。邮局、药店、超市和食品店以及加油站等也依旧开门。

疫情期间,瑞士各大中小学校已经宣布关闭一个月。停学之后,如果有格外好动的孩子们希望和小伙伴一起玩,瑞士政府也做了规定:可以,但是每次玩伴不能超过5人。

另外,全国的幼儿园和托儿所并不关闭,或者在自行关闭前要有替代性的合理安排。这一方面是因为瑞士政府根据“大数据”认为幼儿感染的几率很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证那些在必要部门工作的大人们没有谁来看孩子的后顾之忧。

居民阳台鼓掌致敬医护人员

根据记者走访,瑞士民众对政府的抗疫措施、节奏和力度基本上是认可的。在日内瓦,自3月15日起,每晚9点整,成千上万的市民就会出现在自家阳台,以全城鼓掌的方式向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同时也表达关键时刻与政府站在一起共克时艰的团结。这一颇具仪式感的举动已经成为当地疫情期间一个不大不小的“新民俗”。

目前来看,民众最为不解或者不满的一点是,瑞士政府早在3月初就放弃了对轻症患者的检测和治疗,也没有对他们采取更加规范的统一隔离,只是要求他们在家自我隔离。

瑞士内政部长阿兰·贝尔塞公开表示:“我们无法对850万国民每人都进行检测,因此我们只能有针对性地采取行动。”他为此辩解说,这样做的原因是避免医院超负荷运转,从而为那些受到更大威胁的人保留必要的医疗资源。言下之意,是那些轻症患者待在家里也不会有太大损害。

不过,随着公众舆论的发酵,瑞士的检测范围也在逐步扩大。在巴塞尔等州,当地政府已经决定对所有出现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并仿效中国经验,对所有轻症患者进行集中“方舱收治”。伯尔尼州也宣布,将尽快采取措施,把现有的检测能力提升五倍以上。

瑞士卫生部门已经表示,如果感染人数按目前的态势发展,那么瑞士的医疗系统将在3月底前崩溃。这两天,瑞士媒体也在讨论如果疫情进一步恶化,出现医疗挤兑,到时候究竟应该救谁不救谁?这是一个敏感的医疗伦理问题。

3月20日,日内瓦居民在阳台鼓掌向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聂晓阳/摄)

(2020-03-23 15:45:03)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