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福建福建要闻正文

山海情 闽宁缘

台海网1月22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福建、宁夏,武夷山、六盘山,闽江水、黄河水……跨越2000多公里距离,共度8000多个日夜。一股又一股挑战贫困的力量跨越山海,在此间汇集,接续传递扶贫接力棒,缚住贫困苍龙,改写生命篇章。东南的海风日复一日吹拂着西北大地,吹散了愁容与悲凉,吹绿了戈壁与荒塬。

这是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帮扶的闽宁模式的真实写照,也是国家广电总局重点剧《山海情》所呈现的画面。该剧以闽宁模式为创作背景,讲述了来自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福建援宁群体的帮助下,从无到有建设新家园,拔穷根、摘穷帽的奋斗故事。自12日上线以来,口碑持续发酵。

让我们透过荧前《山海情》,探寻幕后闽宁缘。

闽宁镇鸟瞰图

未来,迎面而来

电视剧的开篇,讲的便是7户吊庄移民,从玉泉营逃回涌泉村老家的故事。

为什么要移民?答案是太穷了!穷到兄弟同穿一条裤子,弟弟出门穿,哥哥大白天光屁股钻被窝;穷到女主角李水花被父亲“卖”到邻村,换来一头驴和两口水窖;穷到村民把“扶贫鸡”吃得就剩一只……

年轻的观众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但这种深入骨髓的穷,是真实存在的。

75岁的林月婵,是福建籍演员姚晨所饰扶贫干部吴月娟的原型。1997年3月11日,时任福建省扶贫办主任的她,第一次带队来到宁夏西海固。“农户家连碗筷都没有,在灶台上挖几个窟窿,小孩就站在边上吃饭;因为缺水,很多人一生只洗三次澡,出生一次,结婚一次,去世一次……”尽管去过很多穷地方,对西海固的穷苦也早有耳闻,所见所闻依然让林月婵内心刺痛万分。

西海固位于黄土高原西南缘,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称。这里山大沟深,干旱少雨,生态脆弱,吃水难、行路难、上学难、看病难、种粮难、务工难,上世纪70年代被联合国粮食计划署专家界定为“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

上世纪90年代,当地开始实行吊庄移民政策。吊庄是宁夏的土话,说的是把整个村从一个地方“吊”到另一个地方。西海固涌泉村的村民便在政策指引下,移民到银川市附近一个叫玉泉营的戈壁平原。这里地势平整,可以引黄河水灌溉,周围还有国有农场,被扶贫干部们描绘成未来的塞上江南。

可是,塞上江南不是一天建成的。戈壁上,“大风三六九,小风天天有”“口一张嘴里全是沙子”“蚊子比苍蝇大,人去了就是给蚊子改善伙食”。这里没有房子,没有田地,没有路,没有电,用移民们的话说就是“未来就是还没来”。还没开始开荒拓土,“逃兵”就出现了。

这样的局面,因远道而来的福建人得以改变。1996年,中央决定实施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福建对口帮扶宁夏。

“没想到宁夏这么穷,我们一定要帮啊!”那次考察后,林月婵回到福建向省领导汇报情况后,得到了斩钉截铁的回复。

1997年4月,福建党政代表团赴宁夏开展为期六天的考察工作。其间召开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确定今后每年召开一次联席会议,建立福建设区市与宁夏贫困县结对帮扶机制,设立帮扶基金,派遣挂职干部。1997年7月,以福建、宁夏两省区简称命名的移民村——银川市永宁县闽宁村奠基,2001年12月,在闽宁村的基础上成立了闽宁镇。20多年来,在闽宁镇的示范带动下,涌现了110个闽宁协作示范村、20多个闽宁协作移民新村、320个易地搬迁安置区,累计接收易地搬迁移民100多万人,从根本上改变了西海固地区贫穷落后的面貌。

山海为证,福建向宁夏立下了一段跨越千里的扶贫誓言。未来,迎面而来。

剧中,闽宁村村民白麦苗响应劳务输出政策,和姐妹们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福建莆田的电子元件厂务工。在这里,她学习技术收获自信,舍身救火成为先进模范。成长后的麦苗回到宁夏,建设家乡。

对于如此写实的情节,固原市驻福建劳务联络站站长董成璧感同身受。

1997年,莆田市与宁夏西吉县确立结对帮扶关系。董成璧对当时福建援宁干部的一席话记忆犹新:“劳务输出,可以饱肚子、挣票子、换脑子、学点子、找路子,是脱贫致富的‘铁杆庄稼’。”

这一年,会说普通话、人又机灵的董成璧作为协调管理人员,带领149名女青年坐了几天几夜的汽车来到莆田,开启务工的新生活。一开始,人生地不熟,许多人心存顾虑。心细如丝的林月婵,把每个环节都安排得细致周到——福建工厂里有遵照回族习俗安排的食宿,还有专门负责关照这些务工人员的“老乡管理员”。此后,一张张汇款单飞向固原,变成了一幢幢新房子、一台台新农机。

20多年来,乘着闽宁协作的春风,众多宁夏乡亲“东南飞”,来到东海之滨福建,搭上了脱贫致富快车。据统计,固原市先后向福建省输出劳务人员13万多人次,常年稳定在福建工作的固原籍务工人员达3万多人。董成璧也成为宁夏籍务工人员在福建的“娘家人”,20多年里,他为5万余名在福建务工的宁夏籍农村劳动力提供服务。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今日热点